找回密码

QQ登录

查看: 858|回复: 1

“逢凶化吉”嘅广州话智慧

[复制链接]

参加活动:2

组织活动:7

111

主题

372

帖子

4950

穿粤值

管理员

霹雳小王子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173
发表于 2015-5-15 11:00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不知大家有没有这种经历,在小食店里想点个“猪润粥”,但外地来的伙计却一脸困惑:“什么猪润?”于是你只得用普通话重复一遍:“猪肝粥。”

  好好的“猪肝”为什么变成了“猪润”?这和广州人讲究意头的习惯当然是离不开的,他们很善于将语言里一些不吉利的读音,“改到啱听为止”。

  广州靠水运发达,所以“干”字不吉利,干塘就是“缺水”,也就是“没钱”的意思,而“润”就有水有利。所以要将干变为“润”,家肥屋润的润。于是就有了一系列的猪润、豆腐润……

  动物的肝要改名字,“干杯”的“干”也逃不过改名的命运。广州人的饭桌上很少说“干杯”,大多说“饮胜!”“饮胜”即干杯,而“胜”完全代替了干杯的干,同样可单独使用。据考证,饮胜不完全是为避讳而取替干杯,它源自中原的“饮至”,《左传》和《三国志》都出现“饮至”,表示战胜归来,在宗庙之内设庆功宴时饮酒。

  同“干”字意头不好一样,舌和蚀同音,聪明的广州人一不做二不休,将“蚀”的死对头“脷(利)”搬来代替它:猪脷、牛脷。不过不要想当然以为可以类推,猪横脷就是猪横着长的舌头——其实猪横脷是猪胰子,猪的胰脏。

  广州人买书也不讲买书,叫“买赢”,因为“书”和“输”同音,自然是不吉利的。“赢”代表“书”是不成文的用法,比如通书就一定会叫成“通胜”。通书是一种旧式的历书,名字是模仿宋代哲学家周敦颐同名著作,以提高身价。它们的共同点是,周书讲阴阳五行之理,通书也有阴阳术数的内容。

  另外,“空”因为同“凶”音,所以广州话里也会将空车、空屋叫作吉车、吉屋。“一场空”有个比较得意的叫法,就是“得个桔”。既然吉表示空,于是用得到一个桔子,来表示什么都没有得到,就好像“食白果”。

  食白果表示全泻出来了。据说,马匹便泌时可用白果水灌鼻,马匹自然会肚泻。人也一样,假如一锅白果粥里白果分量过多,喝了同样会泻。全泻出来,也是表示什么都没有,“得个桔”。


(饮胜!)


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参加活动:2

组织活动:0

8

主题

186

帖子

1653

穿粤值

四牌楼

Rank: 4

积分
694
发表于 2015-5-15 20:38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一场空”有个比较得意的叫法,就是“得个桔”。

谢谢!这个说法过去倒没注意过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